• 作者:admin
  • 积分:60968
  • 等级:专家教授
  • 2012-7-20 11:20:13
  • 楼主(阅:81427/回:0)千亿国际大亨的谎言: 国宏国际投资项目调查

    “目前,公司所发生的事情是正常的,是必然的,不要惊慌,更别出乱。我们不回避我们在运营过程中万般无奈下有过违规现象,我们有必要接受正常调查,我们有决心整改好所存在的客观问题。”赵胜利说。赵是国宏国际集团董事长。

      国宏国际近期确实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3月22日,警方查封了深圳福田区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写字楼24层国宏国际子公司——中储融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储融合”)在深圳的办公地。

      一个巨额财富神话面纱下隐藏的陷阱顿时被揭开——据深圳警方3月22日的初步统计,该公司在全国范围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超过10亿元人民币,涉及群众6万余人,警方当场带回犯罪嫌疑人6人(其中2人因病取保),公司法人赵胜利作为犯罪嫌疑人仍在逃,查获银行帐户11个。(本报3月26日9版《赵胜利跨国投资骗局崩塌 国宏国际涉10亿非法集资被查》曾予报道)。

      而赵胜利在公开信中称“虽然没有虚假,但存在一定的问题,大家要正确对待调查”。并坚称,与俄罗斯签署的金矿开发项目,价值达250亿欧元,所有政府批文、资权证书、评估报告等都已获得。

      对此,负责此案的深圳警方称,“赵胜利这是在继续作案,我们都会记录。”

      记者调查发现,在国宏国际所谓的诸多项目中,至少有两个被证实有做假行为。查不到的“国宏国际银行”、假得离谱的VISA卡,捕风捉影的60亿美金投资额深圳宝安港项目,揭开了赵胜利1年吸金10亿骗局的一角。

      商业大亨发家史

      1955年5月,赵胜利出生在辽宁大连普兰店,后毕业于齐齐哈尔师范学院(现为齐齐哈尔大学)。

      1999年,44岁的赵胜利及其领导的“大连群贤实业发展公司”(下称“群贤实业”)以“抹债大王”著称于九十年代末期的东北老工业基地。

      在东北老工业基地,国有企业众多,企业之间三角债普遍,“抹债”成了一个新兴的行当。何谓抹债?即承担债务链中企业债权债务,从相关的企业取得实物,在市场中调剂成物资或资金,按合同分别交还链中企业。

      赵胜利曾举例说明自己的抹债业绩,一次某盐场急需部分钢材,赵胜利为其提供了钢材,但盐场没有资金,愿拿产品顶帐,赵胜利就把盐场的产品换成碱,再用碱换成玻璃,又通过玻璃销售商把玻璃销售出去,资金回来了,几家皆大欢喜,赵胜利也通过差价获取了利润。

      赵胜利最初从企业债务链中找到了生财之道,但他最终决定跳出这个圈子搞加工业。上世纪九十年代,赵胜利的群贤实业不仅从事抹债,还有食品加工等其它实业,他与台商合资搞玉米淀粉和果糖项目、麦芽糖和葡萄糖项目、脱水蔬菜和脆片等农产品项目,并于1999年末公开宣称年内将投入生产。

      那一年,他的公开目标是大连群贤实业要实现产值1.5亿元,几年后争取上市。而一直到七年后,赵胜利离上亿产值的目标还很远。

      2006年8月15日,大连市国税局发布的一则纳税人欠税公告显示,以赵胜利为法人代表的“大连群贤气体压缩机有限公司”赫然在列,地址在大连普兰店市铁西区西工路6号,欠增值税金额14万。

      这则公告中的赵胜利的身份证号码,与后来赫赫有名的跨国集团国宏国际1号人物赵胜利在北京工商局的注册法人证件号码完全一致。

      2005年,赵胜利转向北京发展。是年5月23日,赵胜利在北京工商局注册了一家注册资本仅10万元的小公司“清大

      高科(北京)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注册地是居民楼的一个单元——“朝阳区常营乡鑫兆佳园1幢住宅楼1单元101号房 ”。经营范围为企业管理、投资、经济贸易咨询,会议服务,广告设计、代理等。

      转折点出现在2009年,赵胜利突然从小公司小老板变成了大老板。2009年8月3日,赵胜利在北京成立了“国宏国际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这是后来其一系列集资运作故事的主角。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国宏国际法人为赵胜利,注册资本5010万。经营范围包罗万象,从项目投资、投资咨询到影视策划,甚至销售五金交电、木材等,多达25项。

      国宏国际官网列举的集团下属子公司有国宏国际银行、国宏国际财务有限公司(香港)、国宏国际投资有限公司(香港)、国嘉担保、中俄资源开发投资公司、西伯利亚木业公司等等,此外还包括一家通讯技术公司,一个基金会,一个世界杰出企业家协会(香港)。

      2011年7月18日,赵胜利在北京又注册了“北京中储融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就是3月22日被深圳警方查封的深圳中储融合母公司。中储融合是国宏国际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其用来非法集资的核心组织。

      赵胜利被员工曝出2011年10月曾在山东被取保候审,同样因涉嫌非法吸存。记者也从警方核实了这一说法。

      在国宏国际的网站首页,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其宣称2月13日下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了“国宏国际集团(GLP)非洲国家投资合作签约仪式”。会上,来自国宏国际与签约方Leviev(列维夫)集团、普林斯顿控股有限公司代表,以及刚果(金)共和国、马里共和国、加蓬共和国、科特迪瓦、几内亚共和国等非洲国家驻华大使参加。

      国宏国际称与Leviev、普林斯顿控股共同组建 GLP 合资公司,该公司在美国纽约注册,致力于共同开发非洲矿产及林业等资源,并承诺非洲等国政府,帮助建设基础设施,如铁路、深海港等。

      一位长期帮助客户注册海外公司的律师称,在美国注册公司都要经过复杂程序,根据美国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法则进行注册登记。要在纽约设立公司必须首先向纽约州经济发展厅(Empire State Development)申请,注册成功后,可在所成立公司的美国州政府网站的数据库查询注册数据。

      记者在纽约州政府网站公司注册登记部门查询注册公司数据库,以“GLP Joint Venture”(国宏国际官网显示的GLP公司英文全名)或GLP为企业名查询,找不到任何匹配的公司。

      上述一些非洲国家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表示,当日确实有部分非洲国家使馆人员前往钓鱼台宾馆出席该活动。“但他们对于是否签约并不知情,只是受邀参加该活动,不能证明这些合作协议是否存在。”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科特迪瓦和中国已有合作的公司中,并没有国宏国际。

      “千亿国际大亨”的谎言:国宏国际投资项目调查

      捕风捉影的378亿港区项目

      国宏国际称,去年10月11日与广东省口岸经济发展深圳公司签署“深圳市宝安区综合港口投资合作协议书”,投资总额60亿美元(约378亿元人民币),建设“深圳宝安综合港区”,国宏国际集团占股70%,拟于2012年3月注册合作公司2012年4月举行开工典礼。

      记者在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询到的登记信息显示,前述广东省口岸经济发展深圳公司注册资本金2000万元,为国有企业,经营范围仅限于进出口业务和国内商业、物资供销业。

      4月6日,记者来到该公司注册地址深圳福田区新洲路国际商会大厦(B座)1101室,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对于与国宏国际合作开发一事毫不知情,而具体负责的公司法人目前在外出差,无法接受采访。

      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港口管理条例》,深圳市政府设立深圳市港口管理委员会(跟市交委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依法对港口行业进行管理。但记者从深圳市交委下属的港航货运管理分局了解到,在1998年版的规划表上,并没有“宝安综合港区”说法,而在2012年的新规划里,增加了一个“宝安港区”,但并不是国宏国际声称的“宝安综合港区”,而且目前新规划名称还未启用。

      规划国土委宝安管理局工作人员则称,国宏国际并没有向该局申请办理用地手续。“正常如果建设项目需要用地的话,他要有发改委立项相关材料,我们没有收到过国宏国际到我们局申办手续的文件。”

      国宏国际在其官网上还展示了一份深圳市宝安区发展和改革局出具的红头文件(宝发改函(2010)541号),全名为《关于深圳市宝安综合港区全面开发建设的复函》。

      宝安区发改局办公室负责人介绍,该函件的主要内容是称收到了广东省口岸经济发展公司《关于深圳市宝安综合工业港区全面开发建设的请示》,经研究后发改局认为建设港区由深圳市港口管理委员会管理,申报资金外汇准入由国务院外汇管理部门及其分支机构管理,因此建议该公司向这些职能部门提出申请。

      “复函并不能证实这个项目的真实性,反而我们这个复函其实是否定的意思,这么大的一个项目,除了要经过市政府常委会讨论,还得向广东省报批,根本不是我们一个局可以决定的事情。所以我们打回,要它依法向其它职能部门提出申请。”前述宝安区发改局办公室负责人称,“一个口岸发展公司根本不具备这么大的实力,目前宝安区只有一个大铲湾港区,没听说过有宝安综合港区项目。”

      大铲湾码头办公室负责人介绍,大铲湾港区是交通部和广东省政府联合批准的《深圳港总体布局规划》中确定开发的大型专业化集装箱码头。

      国宏国际宣称的投资项目动辄数十亿美元乃至数百亿美元,加起来总额远近千亿美元,这与深圳警方初步调查其涉案金额共10亿余元人民币有着天壤之别。更让人不解的是,一家宣称投资千亿美元的公司,所有11个银行账户上仅有40万元人民币现金。

      深圳警方认为,正是由于国宏国际对外宣称具有雄厚实力,及相关项目未来能带来的高额回报,导致许多民间投资者对财富短期回报的不合理预期,才造就了其成立才1年就揽得6万多投资者超过10亿元资金的神话。

      除了宝安港和中华玉佛园这两个项目在国内之外,国宏国际所宣传的数十个项目均在国外,遍布于俄罗斯、韩国、非洲、泰国、美国、乌克兰、蒙古国,甚至鲜为人知的婆罗州皇家大公国。

      “为什么这么多项目都在境外?因为如果在境内,投资者很容易去核实。而且只要发现其中一个项目是假的,就会对整个公司产生怀疑。”广州同福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宋振华认为。

      按深圳警方的初步统计,国宏国际

      前期发展的3万客户中,约有1万名“赚到了钱”,拿到了24%的现金返息,并随着合同一年期满已经解约。剩余3万余客户,进入一轮所谓更大额的投资。一旦资金链断裂,涉案的10亿元将波及数万名投资者。

      宋振华认为,赵胜利的这封公开信对于投资者而言,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想要拿回投资款,只能等待案件侦破后相关部门的处理结果,或是通过民事诉讼进行。

      记者从深圳警方了解到,此案正在侦查中,赵胜利目前身处何处,警方暂时还没有掌握。

      与赵胜利同时“人间蒸发”的,还有近10亿元资金。国宏国际一手吸存,一手投资,关键资金的流向,全部被赵胜利自己掌控。被警方刑拘的国宏国际财务人员此前口供称,其中3亿元被用于国际金融增值业务和一些项目投资,其余近7亿元的去向就连公司财务负责人也不知。

      “国宏国际银行”谎言

      在警方查获的资料里,有不少“国宏国际银行众益理财VISA卡”的客户申请表,跟国内普通银行卡申请表的内容类似。

      该卡的主体“国宏国际银行”,在国宏官网的“大事记”中有迹可循。大事记显示,2011年10月,国宏国际先后在英国伦敦和新西兰批准注册了“国宏国际银行”,拟将银行总部落户北京。并称公司将通过发行借记卡、信用卡,提供更为便捷、有效的资金管理平台,实现银行、企业、储户三利三赢。

      而赵胜利却在2011年12月初于深圳的国宏国际开业盛典上称,“我们看重深圳,我们已决定为此将在伦敦和爱尔兰注册的国宏国际银行落户于香港、深圳。”

      同样在其官网“新闻中心”的另一则消息则显示,“国宏国际银行”(Guo Hong International Bank)已于2011年11月在英国、荷兰注册成立,中国大陆的注册手续正在办理中。即日起开始发行第一批国宏国际银行众益理财VISA卡,目标发行总量5万张。

      不仅所谓银行的注册地前后矛盾,出现英国伦敦和新西兰、荷兰、爱尔兰三组不同搭配,国宏国际还自称该银行在中国内地的注册手续正在进行中。

      而根据中国《商业银行法》,设立全国性商业银行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10亿元人民币,注册资本金仅5010万的国宏国际显然是妄想“蛇吞象”。

    欢迎访问侦探社区!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