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admin
  • 积分:57585
  • 等级:专家教授
  • 2012/7/20 12:33:47
  • 楼主(阅:69853/回:0)花巨资行两万里,20天终寻骗货人

    1月24日下午,记者在唐山市吉祥路运输市场见到了张福斌。张老板说话非常直爽,他告诉记者,“我一直对那几个司机以诚相待,他们居然拉着货跑了,这事儿我想不通。此外,如果骗货司机找不出来,我对货主也没法交待。当时我就下决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非找到他们不可。”

      10万元货物被拉跑

      2006年5月15日上午8时左右,位于唐山市吉祥路运输市场的中介单位———福斌货运中心来了一辆大货车,要运一批铁丝到吉林省桦甸市。一大早就有买卖让张老板挺高兴,但他还是按“程序”请司机聂建伟出示各种手续和证件。当得知该车上没有车辆保险、只有驾驶本和行车本时,张老板变得更加谨慎。“为了保险起见,我让司机留下几个电话,他就说出了两个吉林省的固定电话和一个手机号。”张老板立即对几个电话进行查实,他先拨打了第一个固话,接电话的一名自称姓贾的男性,他说自己是车主,而且肯定了聂建伟在唐装货一事。随后,张老板又拨通了另一个固定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她也表示知道聂建伟拉货一事,但那个手机号一直打不通。

      尽管两个电话已经查实,但张老板还是不放心,他要求聂建伟再留别的电话,聂说没有了,张老板就要求车上另外一名司机刘金城留下电话,但刘金城说,“我们那边太穷,安不起电话,亲戚家也没有。”

      张福斌说:“当时考虑到如果再追问的话就要伤人家自尊了,所以就没再问,再加上司机一直催着装货,我们就签了运输协议。”协议签好后,张福斌拿出了相机给两个司机拍照。原来,为防止意外,很多配货站都在装货前给司机拍照。刚拍完,张福斌又见一个人向货车走来,一问才知道也是这辆车上的,于是又补拍了一张。

      “准备妥当后司机要去装货,临走我还和司机说,下次再来吧,给你涨点运费。然后车就到鸦鸿桥厂家装货了。”张福斌说,事后厂家还给他打过电话,说那俩司机真不错,给装货人发手套,还帮着装车。

      司机信息全是假的

      2006年5月15日晚近8时,车装完货后开走,预计16日下午能到吉林。但16日晚货主给张福斌打来电话,说司机联系不上了。张福斌一边安慰货主,一边打司机留下的两个电话,可惜一天都无人接听,张福斌这才觉得货可能真丢了。

      5月18日,张福斌报案,唐山警方对此事非常重视,立即展开了对骗货司机的搜寻,在数日搜寻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民警们2006年5月30日赶赴吉林省桦甸市进行侦察,结果得出:司机提供的姓名、证件等一切信息都是假的,留的两个固定电话,一个是聂建伟(真实姓名为张某)在租房内新安装的固定电话,一个是另一间房内房东的电话。张福斌打电话核实时,张某的生母和继父正以刷房为名在他的租房里,房东不在。张某的继父先接了第一个,其生母又在另一个屋接了第二个。据房东讲,当天下午他们几个就走了。线索就此中断。

      自己驾车寻找骗子

      回唐后,警方又在丰润区、鸦鸿桥、高速路收费站等地继续寻找,但一直没有结果。张福斌说,“让我感动的是,有一位姓李的刑警,做完手术后刚刚恢复,但一直坚持帮我们找骗货司机。”

      然而,几个骗子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2006年6月底,案子仍然没有进展,唐山警方决定再赴吉林,但数天劳碌仍是无功而返。尽管警方一直在追查,但张福斌坐不住了,他说,“我得为客户负责,我也不能让这些败类再去骗别人了。”

      随后,他把货车上3名司机的照片合成一张加印了上千份,又把照片粘到警方的协查通报上,拉着满车的食物走上了寻找骗子的艰辛之路。“我是和我外甥一起去的,目标直奔黑、吉、辽三省。那可真是日夜兼程啊,连饭都顾不上吃,饿了就吃车上带的黄瓜、西红柿。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先给配货站和司机们散发照片,请求他们帮忙,而且承诺提供准确线索者酬谢1.5万元。”

      据张福斌回忆,他们一过锦州就开始发照片,之后在吉林呆了三四天,还专门去司机留下的假地址———桦甸市寻找过,但最终一无所获。吉林一点线索没有了,二人又往北边走边找,先后到过很多城市。“每到一地我们都得在下午5点之前把照片发完,为了安全,我们总得赶到五六十公里之外住宿。”一路之上,尽管有不少人说看着照片上的司机面熟,但没人敢肯定,也没人能提供更有用的线索。

      于是,他们又从宜春上高速,直接返回了哈尔滨,走过阿城、五常、榆树后,又经舒兰回到了吉林市。“我们期间还去了长春一趟,没有线索又回到了吉林,当时真的挺苦的,晚上12点以前都没睡过觉。”

    欢迎访问侦探社区!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