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admin
  • 积分:56735
  • 等级:专家教授
  • 2012/7/20 12:43:54
  • 楼主(阅:79994/回:0)揭秘女保镖:年薪20万身兼秘书保姆多职

    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开始关注社会治安,尤其是“先富起来的人们”更是希望自己人身安全“万无一失”,这种关注也催生了一个特殊的职业——保镖。这一职业既古老又新鲜。“保镖”和“老板”的故事每天都在真实上演,这些故事中既有对财富的向往,也有对安全的惶恐,还有道义、利益、法律的灰色地带,这不是银幕上的故事,而是最真实的电影题材——女保镖的故事。

      据胡润榜的数据统计,中国顶尖消费群体中,资产100亿元人民币以上有200人;资产10亿元人民币以上有2000人;资产1亿元人民币以上有5万人;资产1千万元人民币以上有80万人。不难推断,这80万人中大部分都有太太、女儿,她们的安保都更倾向于聘请女保镖,不难推算,即使以身家过千万作为请保镖的起点,中国需要100万的女保镖。

      老板身边美丽隐形人

      身高170cm最合适

      “我们的职业,的确是私人保镖,怎样,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来吧?”说这番话的高小姐,是一位样貌出色的女孩子。记者让她给自己的外表打分,她说:“打分太低了不客观,外貌没有90总有85分吧,外貌是入行时的硬条件之一,加上我们这一行锻炼出来的气质,的确是比较出色的”。

      高小姐向记者介绍了保镖公司选择女保镖时的要求:身高要有160cm以上,五官端正,身体素质过硬,要有大专以上的学历。其中第一条要求就是身高,高小姐说:“我们这一行身高不能太高,太高了一眼就看出是保镖反而不好,我们就是要‘隐形’在老板的身边,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起到保护老板的作用。像我这种身高170cm左右的最合适。”高小姐向记者形容,大多数老板都不愿意让他们透露自己的身份,一般场合就是老板的一个“伴”——或者是秘书,甚至是老板的“远房亲戚”。

      “两栖霸王花”冲着百万薪酬转行

      读MBA学外语成就“保镖白骨精”

      高小姐自幼习武,有多年的练武经验,在部队里曾是数一数二的尖子。高小姐曾在某海军陆战队服役,被称为“两栖霸王花”。2004年,她从部队退役下来,本来拥有大专学历的她也想过创业,不过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来到东莞的一家私家保镖公司,从事这一行业已经有足足5年。她回忆,当年朋友介绍的时候说其实跟当兵差不多,甚至还要轻松一些,不过收入要高得多。“朋友说,你就当再当五年兵退役嘛,当五年兵攒下100万,值得”。就凭“当五年兵攒下100万”这一句话,她入了行。

      业务范围广:

      陪购物、旅游、接孩子、当秘书、追债

      入行后她才发现,珠三角的有钱人“实在太多了”,这一行的市场“实在太大了”,而且对女保镖的需求比对男保镖的需求要远远高出许多。高小姐说:“这样说吧,在广州街头,要判断一个男人有钱与否不容易,但是要判断一个女人有钱与否,那几乎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的。街头一个男的,灰色T恤、黑色短裤、穿着大布鞋、拎着环保袋的很有可能是个身家上亿的富翁,但是他老婆的穿着就肯定比他考究得多,正因为富太太们显富,所以更需要女保镖”。

      从业5年,高小姐经历过的全都是女老板。回忆起介绍入行时的两个“说法”,高小姐和记者一一对照。一是“和当兵差不多”,她说的确如此,“我们都是24小时‘上班’的,老板包吃包住,我们随时待命,每天都要训练,保持身体素质,这些都和当兵很像。而且我们要服从老板的‘命令’,只要不违法,我们都要当作任务完成。”不过,女保镖日常的工作却不像人们想象中的神秘,甚至有几分琐碎,高小姐说:“我们不仅仅是当保镖,除了老板出门、谈业务等时候有需要我们做保镖,更多时候我们还要兼做老板的秘书,甚至是生活保姆,比如去超市买趟东西,接送孩子上下学,就算是一起出门,大部分也是生活小事,例如上街买衣服,出国旅游等等”。除了一般的保安工作以外,不少老板还常常会让保镖“独自出差”,“出差”的内容无非商业调查,甚至是“追债”、“争码头”(抢地盘)这类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工作。高小姐也常常独自出差,不过她不愿意向记者透露出差的内容,她说:“一般来说老板也不会让我们做违法的事情,如果确实触犯法律,我们决不能做,要向公司汇报由公司处理”。

      固定年薪20万,小费也有好几万

      “5年攒下100万这是最基本的吧”,说起做私人保镖的“钱景”,高小姐并不讳言自己的高收入,“除了每年至少20万年薪的固定工资外,老板还常常给我们小费。怎么说呢,‘上等人家’嘛给点小钱我们都觉得是不错的收入了,一年的小费算下来也有好几万吧。”

      除了钱,高小姐这5年还有不少其它的收获。其中最让人想象不到的就是“读多了书,学会了日语”。这归功于她第一个老板,上海某企业主,这位老板由于当时需要经常到日本出差,就把高小姐安排在日本专门负责保安工作。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大部分时间都是高小姐独自在日本度过的,老板专门为她报读了MBA(工商管理硕士)班和日语班,供她独自在日本时上课,经过这一轮培训,高小姐待人接物都“专业”了不少,她也在3个月内掌握了流利的日语,可以做老板的日常翻译。这样一来,高小姐学成归来成了名副其实的“保镖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高小姐介绍,作为长期雇用的私人保镖,老板安排专门的培训并不罕见,最常见的就是英语和商务方面的培训,她说:“有时老板要保镖独立做一些商务方面的事情,业务知识还是要知道一点的”。

      守口如瓶是基本要求

      阔太埋单司空见惯

      由于在老板身边,保镖往往知道不少老板的商业机密,对于这一点,保镖这行有个规矩:“知道多少就要忘掉多少”,守口如瓶是行业最基本的要求之一。为此,可以理解富人们注重笼络身边的保镖以求保持他们的忠诚。除了上述的小费、培训外,更常见的方式是“送礼物”这种情感交流。女保镖陪同富太太们逛街,富太太埋单给她们买衣服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富太太们给自己的先生买衣服时不忘给先生的保镖买上一套也是非常常见。

      说起未来的打算,高小姐今年已干了5年,她打算明年起辞掉工作,好好生活,也许会自己开一家安保公司。

      女保镖吃的是青春饭 珠三角从业者不足千人

      女保镖对男老板有感情顾虑

      广州富人迟强(化名)带着自己的女保镖小谢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比起高小姐,小谢外貌更像一般的文职工作人员,对此,年近六旬过着退休生活的迟强介绍说:“她原来是我给老伴请的保镖,我老伴对她放心,觉得比我原来的男保镖要心细,让她来跟了我”。小谢对记者坦言,对于男老板,女保镖的确可能有感情方面的顾虑,她说:“保镖可能同时扮演司机、安全护卫、礼仪小姐的角色,业内甚至有一些女保镖将发展成为老板的情人作为日后退役后出路的选择之一。我自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女保镖兼职做司机

      “反跟踪”把车开到警察局

      迟强由于商务来往的关系,得罪过一些人,甚至有被斗垮的竞争对手扬言买凶对付他。前两年决定从工作上退下来时,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在珠三角某郊区买了一片颇大的“庄园”全家搬进居住。庄园地址隐蔽,“反跟踪”是迟强对兼做司机的女保镖最重要的要求。迟强最近的一次被人跟踪是在去年底,他在广州和朋友聚会后回家时,小谢告诉他被跟踪了。小谢发现跟上来的车足足有好几部,为了保险行事,小谢专门将车开到了警察局门口,等了好一会,跟着出巡的警车前行。小谢说:“这其实是心理战,他们以为我们报了警,但我们觉得警察不会理会商业纠纷,所以并没有报警。无论如何,跟着警车行,他们是不敢再大张旗鼓跟踪的了”。最后,他们甩掉跟踪安全抵家。

      吃的都是青春饭

      能赚钱就几年

      小谢住在迟强的健身馆里,她每天6点起床,为老板全家准备早餐,然后准备工作。和高小姐不同,小谢并非隶属于某个安保公司,而是直接受雇于迟强,老板从公司退下来后,小谢每天仍然要回公司“巡视”,她的头衔是公司“监察室主任”。事实上,小谢就是从某个安保公司处接了任务做迟家的保镖,但最终跳槽出来。这对于他们双方都有好处,小谢的工资提高了,迟强的付出减少了。吃亏的是安保公司。和富人之间的直接信任和忠诚建立起来的私人关系,最终直接受雇于富人,是保镖行业跳槽的主要原因之一。小谢说:“在安保公司里面工作,都是吃青春饭的,能赚钱就几年,谁都得想着自己以后怎么办”。

      作为“监察室主任”,小谢还有不少独立工作要做,包括调查公司业务间可能存在的商业贿赂、公司人员的“派系”等,这些情况她会直接向迟强汇报。

      保镖身兼“监察主任”

      与雇主关系敏感申请换岗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在保镖行业,男保镖攀上女雇主往往会“传为佳话”,但如果反过来,则往往不太“体面”,老板和安保公司都不愿意提及。小谢就和记者讲述一则她刚入行时听说的公司“老大哥”和女雇主的“绯闻”故事,情节简直就像电影桥段,那是10年前,公司“老大哥”一次广交会的短期安保任务中负责某企业主的女儿安保,本来,按合同规定,广交会结束后付清账目就可,但是最后这位千金耍起性子,一定要“老大哥”再陪行去香港旅游才肯把两笔账都结了。“老大哥”看在钱的份上就只好去了。“老大哥”从此怕了这位千金。

      小谢也有过自己的“心动”经历,她说自己在感情上很“幼稚”:“我喜欢一个男的,就一定要他对我也百分百,但是以前经历过的一个客户,虽然我对他动心了,但是我知道他只是玩玩,于是我向公司报告了情况,申请换岗”。

      一脚踢倒劫匪  路人以为是便衣

      在广州大道北南湖游乐园附近某别墅楼盘会所的健身房里,记者见识了女保镖张夏(化名)的力量——她把二头肌训练器的重量加到几乎最重,然后一下又一下地抬起、放下,两百公斤的砝码,这个重量绝大多数男人去抬都无从下手。“我特别拿手的不是这个,而是擒拿”,张夏和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一次她陪老板去外地,刚下车就遇上了摩托车抢劫,她一个侧身踢腿,摩托车还来不及启动就被踢倒,再冲上去反押双手,围观的群众都以为他们是便衣警察。

      爱吃巧克力放松

      女保镖长期雇佣多

      “我们这一行比较喜欢吃巧克力,这一点都快成了行业里公开的秘密了”,张夏告诉记者,由于按要求平时“不该说话时绝不能说,不该问问题时绝不能问”,脸部肌肉容易绷紧僵硬,吃巧克力有助于放松脸部肌肉,起到放松的效果,此外,巧克力能够提供热量,帮助补充体力。

      对于这一行,张夏说要抓紧25岁前后几年赚点钱,对于未来,她还没有打算。

      张夏也是住在老板家里的长期保镖。短期保镖酬金一般以天计算,工作时间较短,可以是1周、1个月或3个月。一般做短期保镖的以男保镖居多,女保镖较少。

      保镖行业是法律灰色地带

      保镖行业在中国属于灰色地带。根据国家法律规定,雇主和保镖之间任何的安保协议都不具备法律效力。根据公开资料,中国最早的安保公司出现于1980年代初期,这些安保公司往往隶属于公安系统,最早期的时候这些安保公司也开展过早期的保镖服务。不过1989年,公安部出台《关于禁止为企业领导人配发警械和提供“私人保镖式”服务的通知》中明文规定,安保公司不应为“企业领导人”提供私人保镖服务。1999年4月2日通过的《广东省保安服务管理条例》,规定了保安服务组织和保安人员不得从事带有私人保镖性质的活动,但对私人保镖是否合法并没有定性。自此,这一行业一直处于边缘职业。

      据了解,目前押运行业已经允许工商注册,但是保镖行业仍然不允许工商注册,不少专门的保镖公司都注册为“商务礼仪”、“安全防范”、“安全顾问”等其他名目。

      广州保镖不下5000人

      女保镖比例不足1/5

      2007年,广东省人大代表李德锋就曾提交议案建议尽早制定《保镖条例》,据当时报道,其议案中指出,广州活跃着一批大多以司机、秘书的身份出现在“老板”左右的“私人保镖”,行内人士估计,在广州人数不少于5000人,而据受访的女保镖说,女性在公司中所占比例不够1/5。在广州聘请保镖者多是文艺界名人,企业家和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其中尤以外资、独资和三资企业的老板。据高小姐介绍,聘请女保镖的以富人太太或女企业主为主,少部分是高官的太太,也有聘请女保镖作为子女的保镖兼生活保姆。聘请女保镖的男雇主也有不少,但并非主流,这与两性的交际场合差异有关。由于工作需要,男老板由于更多出入商业、谈判场合,更希望聘请有震慑作用的高大男保镖,起到防范于未然的效果。李德锋认为,私人保镖实际上是对社会治安管理的一个有效补充,应该给个合法的身份。

      明知无法律约束

      仍愿请私人保镖

      广州天河一家安保公司的负责人姚先生告诉记者,每年广交会期间他们公司都会接下不少外地客商来穗的短期安保,他介绍说:“不少客商连人带货来广州参展,货要请人保证安全,难道人就不用请人保证安全么?私人保镖就跟防盗门、验钞机一个道理,社会进步了自然就需要”。姚先生解释,虽然雇主明知法律对于他们的安保协议没有约束力,但是仍然愿意请私人保镖,正因为私人保镖行业缺乏监管,有不少“空子”可钻。

      姚先生介绍,因为对于保镖从业人员没有备案等要求,一些小型保镖公司的保镖往往在任务结束后纠缠前雇主,甚至以雇主的商业机密等来勒索雇主。最极端的事情是3年前某产煤大省发生的煤老板被杀案,姚先生说:“这起案件我们业内都说是罪犯买通了煤老板辞退的前私人保安,通过电话确定老板在办公室的时间,然后上门杀人谋财”。

      姚先生介绍,现在世界各国对保镖行业都有严格的监管措施,不过中国自从1984年保镖业萌芽以来,这一行业始终监管空白。他说:“对于制定《保镖法》或者《保镖条例》,我举双手双脚赞成。无论法律监管再严对于完全禁止都是一种进步”。姚先生尤其推崇“香港式”的保镖管理办法。据介绍,在香港并无对物保镖和对人保镖的严格区分,一般来说,保镖都是属于乙类保安工作,即“就任何人、处所或财产提供的、无须携带枪械弹药执行的护卫工作”,保镖从业人员必须持有由香港警务处牌照科签发的保安人员许可证,而申请这个许可证要先报读警校的基础保安训练课程获得。

      请族亲当保镖?能免则免

      姚先生说“现在中国有强大的保镖需求,但是政策把这个需求压了下去,催生了特殊的保镖”。他介绍说,由于对专业保镖信任的缺乏,“族亲”是不少富裕后的中国富人最信得过的保镖,于是就形成了省城老板身后站立多位远房青壮年亲戚保镖的景象。不过,“族亲”式保镖也有其不利之处,一位建筑行业的老板向记者分析说:“中国民营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家族企业的管理,这些族亲式保镖难免从老板身边的红人慢慢发展成为企业的议事人,他们不像专业保镖一般可以随时打发走,他们老了、退役了碍于家族情面,老板还要在企业内为他们安排一项职位,这就很难做到任人唯贤了,对于企业长远发展没有好处。”因此,这位老板出于这些考虑,始终没有请族亲任私人保镖,他说:“只要我不得罪人,就没有这个必要。”

    欢迎访问侦探社区!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